唯有爱与信任不可辜负!他花了16年去跟狮子交谈,然而他最爱的那头狮子被偷猎者打死了

Aug 6th Thu, 2015/JiaJieChan/杂谈/2,269 阅读/没有评论

人类永远是世间上最可怕最恐怖的动物!

愿所有人,以爱和信任,与所有生物相处,在阳光之下,自由奔跑。

有人说人吃动物,动物吃动物,动物吃植物都是生态循环。那试问,人,最后又会被谁、被什么吃呢?。动物?那动物天天都吃人么,有多少的动物吃人事件不是由人类的行为而造成的。

@火星23112543 说道,“人类会把杀死的狮子吃掉吗?狮子吃其他的动物却是为了果腹!”我觉得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人类有多少不是为了自己的保健,为了自己的虚荣,而杀害动物。

55ba2f001fbfb

▲Goodbye To Cecil , by Ed Hetherington on 500px.com

背景音乐来自Michael Jackson《Earth Song

00:00/00:00

 

以下转自网易热http://hot.163.com/group/ziranhuxi/post/4920135074530006/

图片引用网易,由于数量太多没有转到我的服务器上。发得比较冲忙,有时间再整理一下吧。

Kevin Richardson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难过,他最爱的那头狮子,津巴布韦草原上的绝对王者Cecil,被一个美国牙医猎杀了。

他闭上眼睛,似乎亲眼看到那一夜的Cecil,被引诱出公园保护区,为一支十字弓所伤,夜色中拖着流血的身体在草丛中踟蹰而行躲避追踪,40个小时之后,它被发现了,牙医端起枪,扣动板机,这一枪,价值5万美刀……

后面的新闻,Cecil被斩首剥皮合影留念的那张照片,Kevin没忍心看下去,他已经关上了电脑,在那一天,他不是世界著名的“狮语者”,他只是陷入愤怒与声讨的人群其中的一个。

Cecil曾经是津巴布韦草原上的王者,国家的象征

一个交流者,可能永远无法理解一个拿着猎枪的人,因为他跟它们的互动是这样的,而不是枪杀了挂在自家墙壁上。

让这些巨大的动物安然从你身边走过。

可以趴在它们身上,一起走在非洲草原之上。

可以与它们一同,对着天空嚎叫。

如果你在一个非洲的清晨,看到一头400磅的雄师把它毛哄哄的大脑袋搁在Richardson肩膀上,阻止他继续看手机,而一头母狮就在身边,打了个吹欠,伸出长长的黄褐色前爪,在Richardson的大腿上乱扑腾,包管你已经在心里下注这家伙的脑袋什么时候会被一口咬掉。

然而,他是狮语者,2007年英国报纸就这么称呼他了,他在油土鳖上跟狮子嬉戏的场景已经被浏览超过25万次,11000个留言,他们看着视频,从敬畏到尊重,从羡慕到困惑:“如果他死了,他的天堂里一定有一大堆狮子。”“这些大猫看起来就像他家的兔子。”

甚至看起来很危险的情况,一只母狮子从背后扑倒了他。

而一番嬉闹之后,Richardson揪着母狮的尾巴站了起来。

他熟悉的狮子并不打算吃了他,它们依偎着他,好像懒洋洋的家猫,它们午睡的时候,甚至跟他摞在一起,他是它们和平容忍的唯一的人,好像他是它们家族的成员——一只长成了人形的狮子。

你会以为他打小就在树丛中长大,然而这家伙出生的地方,是在约翰内斯堡的郊区,那里只有人行道和路灯,没有一丁点丛林。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他在口袋里放了一只青蛙,在一个鞋盒里养了一只鸟。第一次看到狮子,还是在约翰内斯堡动物园,那时候,栅栏那边的王者,发出了巨大的咆哮。少年Richardson被那声充满力量和尊严的吼声惊呆了,尽管对方身处囚笼。

他现在已经是40岁的已婚大叔,两个孩子的爹,可这家伙从来不隐瞒年少轻狂,飙得一手好车,跟哥们儿拼啤酒,高中时说动约会的女孩爹妈带着他们去国家公园和野生保护区度过假期,在兽医入学考试上叛逆地写下“与动物在一起时的激情比学习成绩更重要”,果然没被录取。怒而转报生理学和解剖学。大学毕业以后,凭了一身好腱子肉在健身房当了个教练,直到他的客户因为做零售业发了大财,买下了一个褪了色的旅游景点:狮子园。

Richardson被忽悠进了园区,就在那里,他遇到了7个月大的狮子幼崽:Tau和拿破仑。像所有萌翻天的猫科动物幼崽一样,它们用水汪汪的眼睛盯着Richardson。“我被迷住了,整整八个月,我每在都去看它俩。”当Tau和拿破仑还是一头小狮子的时候,任何人都能来欺负它们一下,而Richardson却不是,就是那段童年时就开始建立的私人关系,让他和它们之间,有了一种家人般的情感联系。

情感联系要从孩子抓起。

我们惯常的理解是:带上棍子、带上链条,驯服那些野性动物,而Richardson绝对不会这样做,“不能通过恐惧,来控制它们”。作为一个自学成才的动物行为主义者,他已经打破了跟这些野生动物工作在一起时,人类已知的每一个安全规则,他只用爱、理解和信任。他了解它们的“个兽”性格,他知道它们每个人的愤怒、高兴、不安、刺激,就像一个母亲理解孩子,“我知道什么时候对他们敬而远之,如果它们有一个不愉快的一天。你要给它们留出空间,如果它们不高兴的时候你硬凑上去,就是自讨苦吃。”

“16年,我学到了如何狮子一起成长,而现在它们真的接受了我。”

他直视着它们的眼睛,有时候得趴在地上,处在跟它们同样的水平线上。他跟它们滚在一起,互相打闹,尽管从旁人看起来,那种打闹实在是显得惊心动魄,然而Richardson知道,它们只是在玩,把他当成一个兄弟一样在玩,就像你在地理频道里看到的那样——它们扑倒兄弟姐妹,张开大嘴巴装作撕咬的样子,练习捕猎。甚至,Richardson可以背对着他们,而所有人都曾经被书面教育:你不应该把背部显露给大型猫科动物。

有时候他就躺在母狮的肚子上睡觉。

有时候,他会趴在地上,跟狮子们的视线同一水平。

它们会一脚跳上来。

练习一把相爱相杀。

更多的时候,它们懒洋洋地躺倒在地,任由Richardson抓痒。

舔一舔手臂。

互相亲吻。

在Richardson检查他们的孩子时,把白呼呼的爪子搭在他脑袋上假装开光。

他们甚至还踢了一场球赛!

在Tau和拿破仑之后,狮语者跟这两只狮子的相处时间最长:梅格和艾米。它们被母亲抛弃后,是他亲手从河里救起来的。

Richardson呼唤着“梅格,梅格。”

两只狮子远远地从草丛中出现,兴奋地扑上来。

还有一头公狮,来凑热闹。

一人双狮,滚倒在草丛中。

意识到自己跑得太快,梅格会在前方停下来,等待Richardson。

在他的保护区里,他不仅与狮子相亲相爱。

猎豹会对他依依不舍。

鬣狗吉娜经常来跟他玩摔跤。

棕熊陪他遥望远方。

在狮语者的世界里,他和它们已经形成了无比强大的联系,当他走了他们会想念他;当他回来的时候,它们以最热情的方式问候你。

上周六的晚上,帝国大厦的墙面上出现了巨大的Cecil投影,它和160种濒危动物一起覆盖了整整33层楼,人们凝视着那头曾经傲视草原的雄狮,心中充满了抱歉。

而狮语者,他想起很久以前,Cecil,这只骄傲的狮子,在南非的艳阳下,扑动着肉肉的大爪子,跟他的移动摄影机,足足玩了一个下午。

愿所有人,以爱和信任,与所有生物相处,在阳光之下,自由奔跑。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许可. 转载请出示版权信息.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支持使用Gravatar头像

JiaJieChan提醒您: 要回复某人的评论,请将鼠标移动到那条评论,评论右边就会出现Replay字样(一定是要鼠标指针中的评论),在评论框中出现的的后面下一行填写评论提交即可.被回复者将收到邮件通知噢; 要是想直接对本文评论请直接在评论框留言即可,然后点提交.